从晚期癌症患者到“选美王后”的蜕变

发布时间:2016-12-06

许多女人都喜欢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但是对于36岁的Sarah White来说,涂上美丽的口红穿上时髦的衣服不仅仅是为了取悦自己,更是为了给自己带来足够的力量对抗癌症。

Sarah White是一位特殊教育教师,2013年曾战胜过三阴性乳腺癌,不幸的是,2015年10月她被诊断出癌症复发,并且已经转移到胸壁、脊椎和双肺,属于4期三阴性乳腺癌。而此时正是White从事特殊教育的第十个年头,并且第二个小孩才出生6个月。为了准备进一步治疗,同时也为了修复脆弱的免疫系统,她请了病假,不久之后就陷入了“恐慌”。

“当我知道癌症复发并且已经是4期时,我就开始做一些所谓的遗愿清单上的事了”,White在接受Fox News采访时说道。

就在做这些遗愿清单上面的事情时,White重新发现自己儿时的一个爱好,也重新发现了自我,那就是参加选美比赛。参加选美比赛不仅在精神层面上帮助她对抗癌症,同时也为她鼓舞其他女性对抗疾病提供了一个平台。

“我不是一个统计数据,我是人”

 

White在一个朋友鼓励下参加了这个面向全美各个年龄段女性的选美比赛,并于今年四月荣获“西弗吉尼亚州小姐”的称号。她将自己抗击癌症的故事作为平台,引起人们对三阴性乳腺癌的关注,同时提出了一项有关乳腺癌的新提案,并向公众介绍了诸如METRIC的临床试验。

 

METRIC是一项美国正在开展的随机对照研究,White是在克利夫兰医学中心(Cleveland Clinic)参加了这项临床试验。她每隔三周从西弗吉尼亚的亨廷顿驱车5小时前往克利夫兰医学中心进行治疗,她接受的是试验药物Glembatumumab vedotin,而非安慰剂。虽然试验结果还未最终确定,不过该药已经在White身上显现疗效。

“我们发现她骨头、肺和胸壁上的转移灶几乎完全消失了!这药对White真的很有效。”White的主治医生Jame Abraham博士在接受Fox News采访时说道。他是克利夫兰医学中心乳腺肿瘤项目的主任。这项试验开始于几年前,Abraham博士预计会在一年内结束。

 

三阴性乳腺癌占乳腺癌的15%左右,极具侵袭性。White在第一次治疗的时候就已经进行了双乳切除术、放疗和化疗。向克利夫兰医学中心寻求复发治疗意见之前,她在哥伦布的医生告诉她如果化疗都没用的话,她只剩下2-5年的生命。“她不应该说这种话,”White说,“她把我视为一个统计数据,但我不是数据,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

她的丈夫Nestor为她填写了克利夫兰医学中心在线诊疗安排表格,之后她在那里进行了gpNMB检测,20%的三阴性乳腺癌肿瘤中会存在gpNMB蛋白。White的检测结果为阳性,于是在2015年12月被招募进METRIC试验中。

 

 

和化疗不同,White接受的Glembatumumab vedotin属于一种新的靶向药物,只摧毁癌变细胞,不会杀死健康细胞,因此除了感觉有点疲倦外,新疗法对White参加选美比赛并没有什么影响。

 

 

因为担心White的身体状况,42岁的丈夫一开始并不愿意她去参加比赛。不过他说White乐于鼓舞别人,并且反映在她生活的各个方面。“她是一位特殊教育老师,之所以选择这个职业,是因为在她小时候,她的老师们给了她一些消极的反馈,因此她希望自己能给学生正面反馈,让他们知道自己会做出一番成就。”他说道,“现在我每天都会被她的治疗效果惊讶到!”

 

White于七月参加了争夺全国冠军的比赛,虽然最终并没有赢得比赛,但是她说通过这次机会,她给自己的两个孩子上了人生中重要的一课。“我想告诉我的孩子们,有人会赢,也有人会输,有人会患上癌症,也有人不会,无论发生的是好事还是坏事,这都是生命的一部分,”她说,“我希望这样的我能教孩子学会坚强。”

 

“选美比赛让人们听到我的声音”

 

选美比赛为White在西弗吉尼亚宣传她的乳腺癌相关提案提供了一个平台,这些立法提案会改善侵袭性乳腺癌患者的治疗标准,在早期诊断方面提供援助,同时为想要进行乳房X光检查或有乳腺癌风险的女性考虑,扩大保险的覆盖范围。还有一个提案旨在限制未成年人使用日光浴床,因为日光过量暴晒会增加患癌风险。目前White正在为这些立法提案招募代表,并且已经有了一些支持,包括美国癌症协会及她所在的互助小组。

 

“我参加选美比赛的原因之一当然是希望有一件可以专注去做的事来转移我的注意力,但另一个原因是我希望有人可以听到我的声音,如果不佩戴选美小姐的绶带和头冠,那我站在街上呼吁大家关注乳腺癌,提醒大家进行乳腺癌自检,大概只有两个人会停下来听我讲话,运气好也许会有5个。”她说道,“但要是戴上绶带,情况就不一样了,我会有追随者,人们也会开始听我说话。”

 

选美比赛的负责人Tammy Johns在邮件中对Fox News说,“White实在是太棒了,她没有因为疾病而停住脚步,她以自己的沉着与优雅在这个舞台上熠熠生辉,她的心态及耐力让人佩服,她是真正的选美王后。”

White参加选美比赛同时也为了告诉其他患癌女性,一切皆有可能。“癌症4期不代表我就要深陷绝望之中,不代表我就要躺下等死。我可以穿着邋遢的睡衣,像个垂死的人一样走进克利夫兰医学中心,我也可以戴上假发,穿上漂亮衣服打扮得光鲜亮丽。”

 

 

为了继续鼓励像她一样的患癌女性,她每月都会以志愿者的身份参加美国癌症协会举办的“Look Good Feel Better”活动,教其他患癌女性如何打扮得更美。“我希望她们能保持最好的状态对抗癌症。”

 

 

什么是三阴性乳腺癌METRIC研究?

 

即评估试验药物Glembatumumab vedotin治疗三阴性乳腺癌效果的研究。

 

每年都有成百上千的女性被诊断为乳腺癌,其中15%为三阴性乳腺癌。不幸的是,对于许多女性来说,目前的治疗方法并不十分有效。因此研究治疗三阴性乳腺癌的新方法至关重要。

 

Glembatumumab vedotin (CDX-011)是一种试验药物,靶向攻击gpNMB蛋白,这种蛋白在许多癌症中都存在过度表达,包括乳腺癌,人们认为gpNMB蛋白与癌症肿瘤生长及转移有关。Glembatumumab vedotin已经在250多名乳腺癌和黑色素瘤患者中进行了试验。这些试验结果为进一步研究奠定了基础,尤其是该药对于三阴性乳腺癌的疗效研究。因此医生们开展METRIC研究,以测试Glembatumumab vedotin治疗发生转移的三阴性乳腺癌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谁可以参加METRIC研究?

 

患者必须满足以下条件才能参加:

 

18岁及以上男性或女性

被诊断为三阴性乳腺癌并已经出现转移

至少有一个肿瘤样本中存在gpNMB蛋白(样本测试属于研究的一部分)

已接受过标准治疗,包括蒽环类药物及紫杉类药物

之前接受晚期乳腺癌化疗不能超过2次(乳腺癌发展成晚期之前接受治疗的情况是符合要求的,详情请咨询医生)

研究人员告诉患者的其他一些要求

 

METIRC研究是如何进行的?

 

在研究开始之前,研究人员会评估患者是否符合试验要求。

 

如果符合要求且患者同意参加试验,那么会被随机分到一组,接受Glembatumumab vedotin治疗或卡培他滨(希罗达?)治疗,后者已获批用于治疗乳腺癌。

 

患者接受Glembatumumab vedotin治疗的可能性是卡培他滨的两倍。

 

研究人员会密切监测患者的健康状况。

 

参考链接:

1.ttp://www.foxnews.com/health/2016/08/08/woman-battling-stage-4-breast-cancer-uses-beauty-pageant-to-inspire.html

 

2. http://triplenegativebc.com/about-the-study/

 

相关阅读文章
用积极的态度与家人共同面对肝癌
指南
更多>>
вимакс инструкция

тадалафил дженерик сиалис купить

У нашей фирмы полезный web-сайт про направление http://buysteroids.in.ua.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