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积极的态度与家人共同面对肝癌

发布时间:2017-09-11

“癌?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觉得我身体很好!”

这就是在我被诊断出患有肝癌之后的第一个早晨我醒来后对自己说的话。

然而,我很快便决定我要用我唯一可以自我控制的东西来解决这件事,那便是我的态度。我无法控制我的血液检测,医生预约,影像扫描,血液检测,手术,血液检测,考试……所以,我提到血液检测了吗?

所以,我做了一个决定。我没有得病,我只是患了癌症。是的,这是肝癌。它在稍早前一次例行肾结石扫描时被发现。也许我比一些人的情况还要差,也可能比一些人的情况要好。但是我将会克服它,在MD安德森如同家人一般的帮助下。

通过肝癌治疗寻找家庭

正如我所知,在克服癌症期间最重要的就是家人。对我来说,它的意义不仅仅是我的妻子,孩子,兄弟或是家长,更包括在MD安德森中如同家人一般的医生和护理人员。

我和我的妻子在12个月前第二次前往MD安德森获取治疗意见。我记得我第一次走进MD安德森的大门。我的天,无论什么时候,什么类型的预约,当你进来时都有那么多系着白色腕带的人。这让我感觉很紧张,过了一会儿才冷静下来。

当我第一次看到所有这些病人时我觉得,我并不孤单。对我来说,那个小腕带是荣誉的象征。当我们遇到我们的肿瘤学家David Fogelman医学博士,我们的外科医生Jean-Nicholas Vauthey医学博士,以及护士,医师助理,接待人员和志愿者时,我们感觉就像在家里一样。我们立刻决定转院到MD安德森。我们知道在那里,我们都是家人。

我在MD安德森的肝癌治疗

我的重大外科肝切除手术于2014年10月7日在MD安德森进行。我以前从未做过手术,这次重大手术对我来说是一种经历。然而,在我家人的支持下,包括如同家人一般的MD安德森医护人员,我在一周内便回到了家并用我自己的方式来恢复。

在12月上旬,我们开始了我的12化疗中的第一次。再一次,我家人一般的MD安德森医护人员让整个过程变得尽可能流畅。在第一剂注射过后,经历每三个礼拜一次6小时的治疗成为了例行公事,我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就如同我告诉其他人的一样,在我身上产生的副作用并不算太强,但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不同的。目前仍旧有很多变量,包括化疗药物的组合,你的身体反应如何,你患有什么类型的癌症,你该服用什么样的其他的药物。

我的后肝癌治疗生活

今年七月,我完成了我的化疗并在迟些时候做了一个影像扫描,所以现在我便是他们口中所说的被监视的对象。我只是希望他们能够找到一个更好的词。我产生了MD安德森在我的房子里安装了摄像头的幻觉,并且希望他们能让相机远离厨房,就像我逐渐恢复正常的胃口一样。

我的下一个影像扫描检查位于10底的万圣节之前。检查中不会显示有任何阴影或是任何幺蛾子。但是当我面对时,我仍旧控制着我的情绪,并且,无论我的生活丢给我什么困难,这都将会让我顺利度过。我的家人,包括如同家人一般的MD安德森的医护人员,他们都是这样子认为的。

相关阅读文章
用积极的态度与家人共同面对肝癌
指南
更多>>
цена гречихи

thailand-option.com

Dapoxetin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