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位冠心病患者植入生物可降解支架

发布时间:2016-11-02

2013年2月19日,东北的孙先生作为第一位中国冠心病患者,在英国最大的心肺专科医院皇家布朗普顿医院接受了完全生物可降解支架的植入。这种生物可降解支架在人体内会自动降解,直至2年后完全消失,克服了金属支架永久残留、需要终生服药的弊端,被国际医学界将其定义为第四代生物可降解支架,用以区分第三代金属药物洗脱支架。

2015年的现在,此技术已经更加成熟,冠心病患者出国看病的案例也越来越多。

第四代生物可降解支架起源于英国皇家布朗普顿医院的一项研究试验。2011年国际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第一时间报道了这项备受全球瞩目、在冠脉介入领域具有革命性意义的试验结果,结果证明生物可降解支架的操作成功率达到了100%,并且无支架血栓事件。2012年,生物可降解支架正式在欧洲上市,预示着金属不可降解药物支架的彻底终结。

事业有成,来不及享受却查出严重的冠心病
孙先生是一位白手起家的公司老总,在经历了事业的起伏之后,终于在不惑之年得以安享胜利的成果,拥有乖巧的女儿、体贴的妻子,还有一位得力的下属打理公司。可是就在2013年年初,孙先生在例行体检时通过心脏三维CT查出患有冠心病,而且前降支血管堵塞已经超过了80%,医生建议立即进行心脏介入手术,即安装心脏支架。

接下来的一个月孙先生不停地往医院跑,北京所有的大医院,所有托关系能找的专家都找了,最终的意见仍是必须安装心脏支架。按照心脏专家的说法,现在国内最先进的药物洗脱支架,其表面包被药物,可减少安装后再次堵塞,但即便这样,也不能完全保证以后血管不再堵塞;而且安装的支架越多,有些人甚至在心脏血管上安装了五六个支架,再堵塞的可能性越大。更令人担忧的是,这些金属支架会永远留在体内,患者需要终生服药;而且如果病情进一步发展,患者将不能再进行心脏搭桥手术。

不满足国内治疗现状,寻找出国就医机会
正当孙先生犹豫不决时,一位医生朋友给他推荐了英国最大的心肺专科医院皇家布朗普顿医院。该院在全球范围内率先研发了针对冠心病患者可应用的第四代完全可降解、吸收的支架,这种支架在恢复血管弹性、疏通血管后,可以在两年内自行溶解,不会残留,也不需要终生服药。
2013年2月16日,孙先生和妻子登上了飞往伦敦的航班,于当地时间17点抵达了伦敦。
成功植入心脏支架,术后血管完全畅通
Carlo Di Mario教授说一般血管堵塞不严重的情况手术需要1个小时,如果堵塞很严重需要2到3个小时。导管一般有1到2个进口,从桡动脉或是股动脉进管,都属于微创手术。因为孙先生的血管堵塞稍微重了一些,手术大约持续了两个小时,但非常成功,整个过程孙先生没有感到任何不适。Carlo Di Mario教授详细给孙先生看了术前、术后的影像对比,效果特别明显,装完可降解支架后的血管完全畅通。

出了手术室,CarloDi Mario教授告诉孙先生两小时后就可以下床了,支架会在体内逐渐地溶解,直至2年后完全消失。在这期间不影响运动,而且血管还会恢复到正常血管的弹性,这是金属支架所不可能达到的。

治疗结束,完美的求医经历就像完成一次旅行
 

相关阅读文章
赴英看病 -成功安装可降解心脏支架 两年后完全消失
指南
更多>>
вимакс цена в украине

xn--80adrlof.net

how does cialis work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