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期肺癌靶向药物的靶向不常见驱动基因突变

发布时间:2017-07-14

ROS1转位
1%-2%NSCLC患者的ROS1基因有6q22染色体重排,腺癌,年轻及不吸烟患者最常见。最近,FDA批准克唑替尼治疗ROS-1阳性的NSCLC患者。试验表明,50位化疗经治的ROS-1阳性患者中,72%对克唑替尼响应,中位生存期19.2个月。一些ROS1抑制剂正在评估当中,包括ceritinib, cabozantinib,entrectinib , 和lorlatinib。一个病例研究报道ceritinib对克唑替尼治疗后进展的ROS1阳性患者具有抗肿瘤活性。
 
RET转位
1%-2%NSCLC患者有RET转位,不吸烟,年轻腺癌患者或腺鳞癌患者常见。多靶点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具有抗RET激酶活性,现在均在1期或2期试验中。(例如, sunitinib, sorafenib,vandetanib, cabozantinib, alectinib, apatinib, lenvatinib和ponatinib)这些药物单药治疗这部分患者的总响应率在17%-63%之间。凡德他尼联合依维莫司可以达到更高的响应率(83%)。
 
BRAF突变
BRAF是KRAS通路下游重要的信号分子,可激活MAP激酶通路。大约2%的NSCLC患者有BRAF突变,主要是吸烟的腺癌患者。有一半的BRAF突变是BRAF V600E突变。Dabrafenib和其他BRAF抑制剂可引起RAS信号的补偿性增加。因此,黑色素瘤和肺癌的相关研究通常将BRAF抑制剂与MEK抑制剂联合应用。
 
HER2突变
HER2突变在NSCLCs中占到1%-2%,主要是在女性,不吸烟以及腺癌患者中多见。多数HER2突变是20外显子框移。回顾性分析显示HER2阳性患者的疾病控制率可达到非常高的水平(曲妥珠单抗为基础的治疗DCR有93%,阿法替尼达到了100%)
 
NTRK转位
NTRK1转位是NSCLCs的一种罕见驱动突变。一项研究表明1378名患者中仅发现了一例。
 
MET扩增或突变
MET信号能被扩增或MET受体基因14外显子突变激活。14外显子接合突变在肺癌人群中占大约3%,扩增占1%-2%,尤其是那些没有其他突变的患者。MET扩增和过表达可能导致EGFR或其他靶向酪氨酸激酶抑制剂治疗后进展。目前在研的MET抑制剂包括INC280, MGCD265和 volitini等。
 
EGFR单克隆抗体
EGFR信号通路在肺癌形成过程中有着重要的作用,即使没有EGFR突变的肺癌中也是一样。基因扩增以及自分泌和旁分泌刺激导致的EGFR过表达和激活常见于鳞癌中。EGFR单克隆抗体cetuximab和necitumumab在晚期NSCLC具有临床研究,necitumumab联合吉西他滨/顺铂 VS 吉西他滨/顺铂一线治疗晚期鳞癌患者的一项研究中,necitumumab组改善了OS,因此获得FDA的批准治疗晚期肺鳞癌。
 
抗血管生成药物
血管生成在肿瘤发生发展进程中非常重要。VEGF是主要的调节因子,VEGF表达增强与预后差相关。VEGF抗体贝伐单抗与细胞毒药物联合可有显著获益。在REVEL研究和LUME-lung1研究中,VEGFR抗体ramucirumab和靶向VEGFR的小分子酪氨酸激酶抑制剂ninedanib与多西他赛联用时,相比多西他赛单药组,均可改善PFS和OS。
 
免疫检查点抑制剂
近年来,免疫治疗在NSCLC中显得越来越重要。PD-1单克隆抗体(nivolumab,  pembrolizumab)和配体PD-L1抗体((atezolizumab, durvalumab,avelumab)都在进行临床研究中,其中nivolumab,  pembrolizumab已被FDA及EMA批准治疗化疗经治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

相关阅读文章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抗癌药品力争降到零关税
脑瘤
更多>>
心血管
更多>>
肺癌
更多>>
美国医疗
更多>>
英国医疗
更多>>
韩国医疗
更多>>
www.tamada.ua

У нашей компании классный веб портал с информацией про pharmacy24.com.ua.
У нашей компании важный блог на тематику Купить Сиалис 60 мг.

©2017